失眠不如嗑药

xp哲学小能手阿覃//

!!!!太子殿下开窍了!!!!!!
天哪!!!!!
太子殿下开窍!!!!
离表白不远了!!!!
离上床不远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秀家三大虐

#微剧透,自避
从此以后,秀家三大虐。

渣反师尊纵身一跃

魔道祖师义城趣事

天官赐福真假明仪

…哎。

m

黄金皮卡:

一杯温水37°:

微博上看过,转也转过存也存过,又找不到了。正好马克一下

寒さ。:

好厉害 转需。 

浅唱:

SAI仿水墨笔刷设定与教程:

我开始用SAI画水墨是因为受到当时仙盟的伊吹五月和WXH的CG水墨图的启发,还有在九州奇幻杂志上看到的张旺老师的插图。后来自己慢慢摸索也有一点心得,现在写出来希望能对大家有帮助,同时也求点交流和建议什么的。

我并未正式学过国画,拿笔、用笔、笔法什么的更是不通一窍。对水墨的接触得益于小时候买的一本教画竹子的书,当时拿着毛笔照着步骤自己画了不少,现在则是拿着SAI和板子在慢慢摸索。

大家应该可以从我的画中看出基本功的差异。不过好在SAI有线条抖动修正功能(我一般开4-5)所以并没有特别糟糕。

前面是笔刷的介绍,后面是一些例图。最后两张里的四张图是差不多一年多前画的,那时候就想写篇文章总结一下水墨笔刷设定,不过之后由于种种突发奇想的原因把SAI水墨风格丢一边,开始画赛璐璐、水彩和一些杂七杂八的图了……现在才能在大家的催促下写完这篇文章(*^__^*) ,也请大家多多提意见和建议什么的(*^__^*) 


PS:

以上的笔刷设定,除去水彩笔是SAI自带之外,其余皆由SAI的普通笔和普通橡皮变化而来(有兴趣的可以尝试下马克笔)。

材质包我是从这里下载的:

http://hi.baidu.com/anlssi/item/491db6da78bf94d9241f40df

各位也可以自行搜索发现新的材质包,或者自己制作什么的。

你们逼我的。
小时候的各种因果造成了今日的我。

我拼命的将破损的面具和露出马脚的谎言掩藏在身躯之下,直到它们将我挖空。

所以拜托了,时间已经将我的过去埋葬。
求求你们,何必呢。

脑洞. 打tag抱歉....

屯个脑洞.

有想看的话我就写啊:-C♡♡♡

1.喰种设定.

独眼喰种勇利x4区喰种实力头目维克托

10岁幼时的勇利还是人类,但是一次放学不巧被喰种盯上.将死之际被同为喰种的科学家美利子(芭蕾老师叫什么来着…)所救.好心的将勇利人体改造使勇利变为喰种.勇利在再次醒来后坦然接受现实.但美利子的管辖范围在维克托以内,所以必须向维克托报告了勇利的存在.

(插入一下.大概会有披集小天使的设定和英久一样?)

但由于美利子老师明知这是违法维克托的规矩,所以将近隐瞒了两年之久,终于在勇利12岁时维克托知道后开始接触这个特殊的喰种.被勇利身上的香味(?)所吸引后开始发生一些小情侣的日常啦hh.

但维克托只是4区的喰种头目.检查官也不是盖的….已经成为伴侣关系的奥尤二人一直在搜查红灯区(4区)的头目并尝试彻底击毁.

然后!就有了神奇的套路啦!以勇利为诱饵诱出维克托的桥段!在这期间勇利和曾经的小金木一样受尽类似于壁虎(暂时设定原创人物:检察官奥克斯)的折磨蜕变.

然后变强的勇利在失去维克托的陪伴下通过自身力量成为了6区的头目后,拥有了可以陪伴在维克托身边的力量,权利,一切的一切后向维克托求婚.最终成为伴侣并一切与检察官势力抗衡.

类似于一个故事的结束,又类似于一个故事的开始.

he♡




建了个群来水咩

大家来玩qw

旧安:

双黑今天有粮咩,群号码:423370649
本来建好久了,今天才加进来除了我和我的小号们之外的第一个同好,既然有第一个,那么就该有第二个【?】
欢迎大家进来玩(๑•̀ㅂ•́)و✧

一个简单的片段。


一方被害妄想症设定

04

那天晚上我没出去约会,而是和他窝在客厅里,他坐在我身旁,拿着手机遥控器呼啦呼啦的换台却意外的安静。我伸出手把他拉到我身边,我以为他会打我,这样至少热闹点。可是他没有,他还是呆呆的换着台,一言不发。

我叫他的名字,“中也。”

他突然回过头来,用手掐着我的脖子,瞳孔黑的反射我的面容。我好像第一次离天堂那么近,可以看清上帝有几根胡子。我拼起最后一些力气把藏在沙发缝隙的小刀拿出来往他手臂刺去。他吃痛的呼了一声终于舍得放开手,我也好不到哪里去,面色惨留着窒息的铁青。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能一边又一边的呼唤他的名字。

我说,“中也,中也,中也。”

他颤抖着看着自己的双手,像个孩子说着道歉,一边又一边。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你以为我要杀了你。”

一个简单的片段。

中也逃亡设定

03

第二天一早,我问他,你半夜私闯民宅该当何罪。他瞪了我一眼,说我家昨天被人强行拆迁了,有个不长眼的还企图拿狙击往这开个洞,他指了指自己的头继续说,然后我就把他灭了,顺便把我比较值钱和宝贵的家当装了个行李箱就打算找个地方呆一晚上。

我一边打开他的行李箱一边问他,所以你就看上我家了?一晚一万,掏钱。结果我瞥见他的行李箱里就放了几件换洗用的衣服和几大把钞票以及黑卡。我有些意外,问他红酒呢?他示意我把衣服拿开下面还有个上锁的拉链。我抬起头来看着在床上晃荡着脚的他,指了指锁。

密码你生日,他说。

并不算意外,我本来就该猜到的,于是输入了后我看见就三瓶红酒,年份都算不上不久远,离现在最近的一瓶竟然还是2009年的,我以为他脑子瓦特了。用可怜的眼神就这么看着他,他仿佛被我看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双手抱胸说值钱的我都留在地下室了走的急。我说你在想什么,你明明知道过不了几天那些值钱货就会被炸的连碎片都不是。他照样没搭理我,不过伸手拿起了床头柜上的一杯水,接着有些嫌弃了仰起头没有对着杯沿直接把水倒进喉咙。

我拍拍腿站起来,说算了,反正你现在也够惨的,我好人做到底就不让你付钱了,你给我做家务吧。他抬了抬胳膊没说话,依旧用那烂大街(太宰语)的水色眼睛盯着泛着微微波澜的温水面。我摇了摇头套上外套。

你去干什么?他问。

我说我去趟便利店,家里的存粮不够。然后就在他行李箱里掏出一把现金出了门。刚出门时我突然不放心的再回去看了一眼,他还在那里坐着端着杯子,荡着双脚(我不知道是他矮还是我床檐高)看着回来的我有些莫名其妙。我咳嗽两声摆摆手说没什么,又出了门。

他看着我离去的背影,说了声走好,祝你半路掉坑。

我发誓我在踏出家门的一瞬间前是有种想扭头回去和他吵。

到了超市,我随意的抓起几把蔬菜就往回走。但是到家后的家中明显变了个样。耳边充斥着洗衣机工作的声音,映入眼帘的是如镜般的白瓷地板。我有些意外,大声嚷着,小矮子,小矮子,你,你干的这是?

他在厨房,炒菜声差点把他的回答压过,“嗯我干的,不满意就滚。”

他永远不会闲着,作为他曾经的搭档这点我心知肚明。记得有一次我问他你敢不敢和我来场比赛,他说好啊比就比,然后我说我们来场看谁一动不动的时间长。结果几个小时,仅仅几个小时他就想去批改文件了,我笑他没定力,他就突然拽着我的衣领往我嘴上咬,当时他说什么来着。

哦,他说坐在一个青花鱼身边不可能有定力。

我真可怜,连蛞蝓都嫌弃我。

……我感觉我成功把文乃,画成了文奶。

各位八月十五快乐啊。

一通示弱的电话。

原著有,不过私心给太宰加了个调酒师设定。

七夕快乐,爱喜欢太中的你们////

ooc注意

---------------------------


我终于肯放下面子给他好好打个电话了。

“喂,是…是混蛋,太宰治吧?”

“诶小矮子这么晚打过来是要找我发牢骚么不过可惜啊我还在调……中也,你,你是在哭么?”

“你现在在…在哪里,太宰?”

“一个破旧的小酒馆,你真的哭了小矮子?”

“嗯…嗯,我,我在哭哦…”
我听见自己这么说,
“所以……所以啊,你不考,考虑一下用安慰女人…安慰女人的方式,安慰我一下么?”

逊弊了,我真的逊弊了。

他竟然沉默了一会儿,把电话给挂了。


或许我要好好感谢一下他把电话挂了,正好我需要梳理一下感情。
那么,中原中也到底是多久以前就喜欢上太宰治了呢。

我想应该是刚刚见面的那会儿吧。那会儿还小,爱丽丝都没首领的大腿高呢。那天我躲在红叶后面,紧张又矛盾的想出去来个帅气的自我介绍然后大大方方的收半个残疾人的他为小弟就好。我那个时候出于礼貌,应该是把帽子摘下来双手捧在怀里才对。到头来还是爱丽丝过来一手拉着我的手一个劲的喊“中原哥哥”,一手牵着太宰治的手喊“太宰哥”,害得他没有了空手去扶拐杖,差点摔倒。

后来爱丽丝无视苦瓜脸的森欧外,拉着我们就进了她的小花园。在一片花丛里面,空气都浸泡在花香之中,阳光温暖而舒适。有蝴蝶,有鸟鸣,远处一个粉白色的桌子上摆着一副茶具和甜点塔,明摆着少女梦幻的乐园。她兴高采烈的教我们编花环,最后编好了直接戴在自己头上,我果然对女孩的艺术一窍不通,一步一步的慢悠的编都编不好。太宰就不一样了,他学的快,一遍就会,编好了也不戴,只不过是环在手上转着玩。现在回想起来,他玩弄女孩的才能真是打出生就有。爱丽丝看看太宰,再看着我,“诶呀,中原哥哥还没学会么?爱丽丝可以再教中原哥哥一遍哦。”

我看着她,抱歉的笑了笑说算了吧,我还是戴帽子比较好一点。

结果话音刚落,帽子就被人摘了下来,我转身,太宰手里拿着我的帽子顺便把刚刚编好的花环戴在了我头上。他说,“比起这么没品味的帽子,你还是戴个花环好看。而且…我觉得你挺好看的。”

他不自然的撇过脑袋,站在一片花丛中间像极了告白的初中生。其实我心里挺开心的,但是根本不敢表达出来,便大声嚷嚷着,“你怎么就说我帽子没品味了!哈--”

后来我没形象的吵了起来,太宰也不支声,偶尔回我几句把我噎住,爱丽丝也没劝架,就这么聊有趣味的看着我们吵,还吃着甜点。等我们终于要出手打人的时候叫来了红叶和森欧外。…结局肯定不免数落一顿。

但我实际上后来悄悄把花环上的花折断了一朵夹在书里,现在应该勉强还能找出来。我不想扔,对于我可悲的心动,我想留个回忆。


在那之后?之后大概就是每次作为搭档执行任务吧。每次几乎都是我打前锋,如果对方是个女人的话,这时太宰会很自然的靠近目标,虽然有的时候会被警惕心重的女性置之不理,但是他依旧可以套出情报。他的武器很多,温柔的眼眸,磁性的声音,挺拔的身姿都算。那个时候我常常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会想,如果我是那个女人,一定会很幸福。

我觉得可笑,看到每次他归来时眼眸残留的温柔,我照样会心动。我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有一次出任务,因为是化妆舞会必须双人出席,我因需要被迫穿着女装。舞会时,他面不改色的看着我,我问他干什么?他说“我以为你穿西装很普通,没想到你穿女装真好看。”

该死的,我是不是傻。

我好像开心了。


想到这里,我烦躁的从外套口袋里面抽出一包烟,翻遍了全身却没翻出打火机,我离开候车厅的那点小小的遮雨屏,冒着雨拽住了身边一个打着雨伞匆匆走过的男人,他不耐烦的瞪了我一眼。

我说,我想借个火,先生。

他从袖口掏了一个灰色打火机出来,递过来的时候我瞅见他无名指上看似崭新的戒指。

“刚新婚?”我咬着烟嘴点火问到。

“不,”他愣了下,露出了个比较温和的表情,“结婚好几年了,我希望我们的感情一直像新婚。”

“听的出来,你很爱她。”我把打火机还给他。

“对,她很可爱,有时候明明心疼我还指着鼻子骂我。”他接过去,道了声再见便又回到拥挤的人群中。


我吐了口烟,看着虚白的烟雾一点一点被雨冲刷消散,眼前城市的喧哗,街头露骨的招牌,五颜六色晃眼的雨伞把大街挤得沸腾,有对嬉笑的少女同打着一把伞走过来,这么说起来,我和那家伙也同在一把伞下待过。

那个时候刚刚出完任务,天气很不好,灰云翻滚着,空气里一股潮湿的腥味,暴雨的前兆。迎接的同伙没有办法及时赶到,我像现在一样随手拽了路过男人借了个火抽着烟,他有些嫌弃的撇过偷去咂嘴。我拉低了帽檐打算大步先走回分部,他拉住了我叫我等等然后转身离开,回来时手里拿了把伞,他拉我到身边,环着我的腰(当然我挣脱开了)就这样走进雨里。

“仿佛情侣一样呢。”他笑道。

“不可能是情侣。”我嚷着。

“嗯,不可能的。”

雨打湿了他的半边头发,我也不例外,透过湿漉漉的橙橘色发丝缝隙,我窥探着他当时的眼眸。没有过多感情,还是如初一般无神,但是仔细看,我想那一点可能是失望。

嬉笑的少女们走远了,在人群中逆行的我自觉的靠边,把自己从城市中隔绝出来。那根烟抽完了。

没人愿意给我撑伞,所以我淋雨走回家。


紧接着,他跳槽了。

那第一天的晚上,我疯疯癫癫的开了一瓶柏图斯来庆祝那个讨厌的人离开我的视线,然后抱着酒瓶子在地板上睡着了。

第二天,我才彻底反应过来。

首领叫我继续工作,不必为这件事多用脑子。至于反噬的问题,他们在研发一种效果类似于人间失格的药物,不过还在实验阶段,但成功是迟早的事。

可我在想什么,我脑子里乱的很,我在想可能我们经历过那么多曲折坎坷,可终究是不敢走在一起。到头来,一个双手浸血不可安度晚年,一个玩弄人心落个隐居街头,无论那边都不得安宁。

乍一看,这个结局很悲伤。但是转念一想,也没有比这个更适合你我的结局了不是么。所以我花了一个晚上,让老年的自己坦然接受了。

于是第三天我依旧像个没事人一样办公。我很成功,没人看得出我的黑眼圈。


已经过去将近一个小时了,太宰治啊太宰治,你连一条短信都不愿意回我,你果然不喜欢我。

算了我也不计较了,反正就我俩糟糕的关系,你一定认为我在耍你。

我将近颓废的走进一家偏僻而又冷清的酒馆,正在擦拭吧台的调酒师对我的样子丝毫不在意,只是挑眉问我需要什么。我摇摇头,说给我一杯醒酒茶吧,我醉了,我得醒醒。调酒师没说话,扭头给我递过来一杯冰水。我眯着眼,端起来一饮而尽,舌头有点受不了这刺激,咳嗽了几声,身体内部仿佛肠子都被冻住了。

我的眼睫毛被雨水弄得粘糊糊的睁开也困难,我也懒得去费劲了。头一歪眼一闭就爬在了吧台上,调酒师觉得好笑了吧,我听到他的笑声了。

“你真哭了啊,中也。”

我听见调酒师说。

下一秒,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我摩挲着按键去接。

“喂…?”

“中也,我刚去了一趟珠宝店回来,戒指你喜欢简约的还是华丽点的?我觉得简约的适合你。另外那家珠宝店对面就是西装店,我们去定做两套白西装吧。”

无需电话,耳边传来调酒师的声音。

我的手机被我摔在地上。

他看着我,扬了扬手里的电话。


FIN.

我早就想看示弱的中也了!!!!

↑这才是真心x